top of page
  • 作家相片虎哥

【轉載】Porsche/Volkswagen 豪門恩怨史 (下)

上篇文章【一日蝕幾十億,世紀Short Squeeze的來龍去脈】反應唔錯,Post埋第二部分。

故事一樣精彩,真人真事,遲早會被拍成電影。


商場如戰場,兩間公司合併過程中的博弈,相信在其他併購中,或多或少都會發生

另外就是人性的貪婪/報復心、大環境變化、豪門恩怨令故事更精彩

 


“兵者,詭道也,能而示之不能,用而示之不用。”


通過一個殭屍規則,大賺幾十億歐元,保時捷贏了!


保時捷贏了? !

保時捷到底贏了沒有? !


首先,我們要定義,保時捷什麼情況下叫做贏?


如果說賺對沖基金的錢就叫贏,保時捷贏得那叫一個漂亮。


可問題是,保時捷的目標是什麼?


是收購大眾公司!


可以肯定地說,如果把這個目標叫做贏,那保時捷可謂是輸得一塌糊塗!


其實,即便是忘記了那個殭屍規則,對沖基金們也本不該輸得這麼慘的。


因為,保時捷雖然2007年盈利60億歐元,但2008年仍然向銀行申請了100多億歐元的授信額度,作為一家上市公司,如此大筆的授信申請,保時捷當然是發了公告的,所以各大對沖基金肯定也都知曉此事。


他們竟沒有想想,一年淨賺60多億歐元的保時捷,自己的錢都多得沒處花,為什麼貸這麼多款?也沒有聽說他們買債券,買別的東西投資理財,要知道,當時的利息,可不像現在這麼低,100多億歐元的借款,利息就足以壓垮保時捷這家質地優良的公司。


特別是,保時捷申請授信的時間是在2008年初,而使用90億歐元授信則恰恰是在保時捷持有大眾公司股份達到42.6%並不再增加之時。


難道,保時捷貸款90多億歐元不用,天天趴在賬上給銀行付利息呢?


所以說,那些重倉放空的基金經理們,輸得併不算特別冤枉。


儘管大賺幾十億歐元,但保時捷並沒有得到75%的大眾公司股份,因為軋空對沖基金,實在太賺錢,保時捷將一部分全價認購股權賣給了別人。 (虎哥:就是因為貪心,一子錯滿盤皆落索)


保時捷認為,只要佔51%的股份,就可以與大眾公司合併,然後以保時捷公司的資產做資產來收購,就可以達到75%的控股比例。


沒想到的是,在保時捷持有大眾51%股權,然後提出組建合資公司的建議之後,大眾公司卻拒絕了,並且倒將一軍:

不同意併購!

你還沒有好好解釋,那麼一大筆債務是怎麼回事呢!


大眾公司董事會表示,我們這麼些年,好不容易賺了這麼多現金,你保時捷公司必須先公佈詳細債務,努力降低負債率,否則,大眾不能冒險和你們合併。


儘管保時捷擁有大眾51%的股權,但並沒有辦法控制大眾的董事會,無法控制大眾的董事會,也就沒有辦法使用大眾的現金來解決自身的債務。


也許是2008年只顧著和對沖基金血戰了,也許是戰勝對沖基金之後無心造車,也許是當年全球經濟急劇下滑跑車銷量不佳,或者三方面原因都有。


總之,2007年大賺的保時捷公司,2008年的時候,公司賠得也是不要不要的……


還有銀行的90億歐元貸款等著你保時捷公司來還呢!


當年正值全球金融危機爆發,保時捷公司陷入了現金流困境。


  • 要麼賣出大眾公司股票來還貸款——這個方案的問題在於,如果保時捷真的敢賣股票,大眾股價勢必大幅度下跌,原來被吸血的對沖基金們,報仇機會就來臨了,他們可以集中做空大眾公司股票,讓大眾公司股價持續下跌,讓保時捷賣股票的損失,很可能比原來賺的還要多。

  • 要麼,就選擇與大眾合併,但因為現在公司負債率太高而淨資產太少,就不得不降低自己在合資公司中的股份佔比。


與此同時,大眾公司由於手握大把現金,則是兩頭佔便宜。


  • 要麼,保時捷你賣我家公司的股票來籌集現金,但現在可是金融危機,你越賣股價越跌,我正好掃貨;

  • 要麼,你就接受你二股東的地位,少給我在董事會嘚瑟。


金融危機之下,生存才是第一位的,思來想去,保時捷只有接受第二種方案。


2009年8月,大眾汽車與保時捷控股達成一攬子復雜合資協議,大眾汽車方面當時以39億歐元價格,購得保時捷汽車49.9%的股權,並通過中間控股公司,控制這部分股權,而另外50.1%的股權,則由原本的保時捷控股控制。


不僅如此,趁你病要你命,大眾公司還藉機搞了一個城下之盟,保時捷控股公司可以對剩餘50.1%的自身股權行使認沽權限,而大眾汽車則可行使相應的認購權買下這50.1% 股權——時間截止日期都是2014年9月份。


沒想到,到了2012年7月4日,大眾汽車突然宣布,他們將提前行協議中規定的認購權,發起了對保時捷汽車的新一輪收購行動,大眾汽車對保時捷控股支付44.6億歐元,100%控股了保時捷。


也就是說,2005-2008年,是保時捷想買下大眾公司;

結果沒吃下,到了2009年,保時捷無奈和大眾公司合併,做了二股東;

到了2012年,大眾反過來倒將一軍,100%股權收購了保時捷公司。


打算惡意收購大眾公司的保時捷,最終居然被自己想收購的公司收購!


這對把對沖基金打得滿地找牙一戰成名的保時捷公司,可謂是重重的打臉!


大眾和保時捷合併,兩家合一家,從此天下太平了?


哪有那麼容易啊!


什麼公司不公司的,歸根結底是人的問題好不好?


第一幕中,想要把大眾公司納入保時捷麾下的那個人,叫Wolfgang Porsche,是當時保時捷公司的掌舵人,他也是保時捷家族的第三代掌門人,保時捷公司,這可是歐洲著名的家族企業。


第二幕中,拒絕保時捷收購意向的人,則是大眾監事會主席Ferdinand Piech,他在保時捷控股近75%的時候,站在了保時捷的對立面。


在2008年金融危機中,保時捷現金流出現危機,而大眾憑著龐大的資產,拿到融資,導致了一個意想不到的結果——Wolfgang Porsche最早是想由保時捷控制大眾,現在反而變成了Ferdinand Piech的大眾控制了保時捷,這對保時捷本人來說也不啻一個巨大的諷刺。


看起來,Wolfgang Porsche和Ferdinand Piech兩個人,是不是勢同水火?


其實你錯了。


Ferdinand Piech這人,在汽車公司管理上很有一套,所以大眾公司才請他過來當監事會主席。但因為大眾公司帶有官方性質,Ferdinand Piech在大眾公司也就是個職業經理人而已,並不擁有大眾公司的太多股份,更算不上大眾公司的大股東。


但是,Ferdinand Piech在另一家汽車公司裡,卻有大量股份,而且佔比高達40%左右。


你猜猜是哪家公司?


答案是:

被大眾合併之前的保時捷公司!


至於Wolfgang Porsche本人,則佔有合併前保時捷公司另外約60%的股份。


是不是有一種,“知道真相的我眼淚掉下來”的感覺?


在大眾和保時捷公司的收購與反收購戰中,Ferdinand Piech德雖然勝了,但主要是個面子,更不會把保時捷怎麼樣,因為在保時捷公司裡他佔40%的股份,是第二大股東。


問題是,Ferdinand Piech德有了面子,Wolfgang Porsche卻覺得很沒面子。


現在,大眾完全收購了保時捷,兩人也同時進入了大眾公司董事會,又可以以第一大和第二大股東身份,就面子問題互懟了。


需要說明的是,從2007年到2015年,雖然Ferdinand Piech在大眾公司影響力巨大,但他並不是大眾公司的CEO,CEO是Martin Winterkorn——此人,是2007年由Ferdinand提拔上來的人,就下面做頭疼狀的這哥們。

Image


眼看Martin在CEO職位上8年之後,Ferdinand德忽然覺得這傢伙功高蓋主,於是在2015年4月公開宣布“與Martin之間有距離”,然後就召開大眾公司監事會,想要在會上換人。


以Ferdinand在大眾公司的資歷,他認為主要股東都會支持他的提議,其中包括持股20.1%的下薩克森州政府、工會以及Wolfgang。


誰知道,第一個跳出來反對他的,就是Wolfgang Porsche。


不僅否決了他的提議,而且聯合其他四方股東,迫使Ferdinand不得不辭職(投票結果5:1),而Martin則在Wolfgang Porsche的支持下,繼續留任CEO職位。


辭職之後,Ferdinand“舉賢不避親”,提議讓自己的老婆接替自己監事會主席的職位,而Wolfgang再次一點兒都沒給Ferdinand面子,以他的老婆原來是個保姆(Ferdinand 妻子結婚之前是個保姆)、不具有管理能力為由,直接否決。



問題來了,Wolfgang Porsche,為什麼這麼看不上Ferdinand Piech呢?


更誇張的是,Wolfgang還公開發表聲明,“多謝Ferdinand這麼多年來對大眾的貢獻,祝他以後一切都好!”


這顯然是掃地出門的節奏啊!


最終,Ferdinand及其太太不得不從大眾公司淨身出戶。


這下子,曾經在保時捷大眾收購戰中一敗塗地被打臉的Wolfgang Porsche,可算是出了一口惡氣,把曾經丟失的面子,全部都在大眾公司內部給撿了回來。


不僅如此,Wolfgang Porsche還多次表達自己對Ferdinand Piech的厭惡之情,因為後者姓Piech,與保時捷公司品牌不同,所以,他常常用“無名之輩”來羞辱Ferdinand。


現在,說一下Wolfgang 和Ferdinand這倆人,這倆人原來就很熟。


Wolfgang Porsche的一生,幾乎都在圍著保時捷打轉轉,而Ferdinand Piech呢,本來是保時捷公司的大股東,卻跑到大眾集團任董事長、監事會主席,在他的帶領下,Audi成長為足以與Mercedes-Benz和BMW匹敵的對手。


不僅如此,Ferdinand還主導大眾集團,收購了Lamborghini和Bentley這兩家豪華汽車生產商,他也參與創辦了Bugartti汽車,本人也是一名極其出色的工程師,影響了諸多重要汽車車型的設計開發,包括Porsche 911、Audi Quattrao 等。


Wolfgang對Ferdinand的厭惡,一方面源於Ferdinand在保時捷公司佔有這麼多股份,卻不專心搞保時捷,而是在多家汽車公司間跳來跳去,更重要的原因則是……,


雖然在管理汽車公司上確實有一套,但是,但是,但是,Ferdinand這個人嘛,怎麼說呢?在私生活領域,他太“不走尋常路”了。


Ferdinand在大學期間,就結過一次婚,一溜串兒生了5個娃,然後就離婚了。


你是富三代、大富豪,離了婚再找嘛,天涯何處無芳草呢?


不不不,離了婚之後,Ferdinand選擇兔子專吃窩邊草,35歲的時候,他和Wolfgang 弟弟的老婆搞到了一起,雙方公開在一起生活12年,育有2個孩子——你想,Ferdinand給Wolfgang親弟弟戴了一大片綠草原,Wolfgang能對Ferdinand有好感嗎?


這還不算,Ferdinand在這一段關係之後,又有過兩次婚姻,又添了5個孩子,總共有12個孩子,Wolfgang就覺得,你特麼精力都用去泡妞、吃窩邊草、結婚離婚還有生娃上面去了,雖然有點管理汽車公司的才華,那又怎麼了?


我就看不上這些道德水平低下,不顧家族發展的人!


他們兩位有什麼恩怨?先讓我們回到二戰前,車廠Porsche、Volkswagen的起源


 

1875年,一個叫做Ferdinand Porsche的男孩出生在奧地利,父親是一名鋼鐵工人,所以,男孩從小就對鐵製機械和電工很感興趣。


1890年,25歲的保時捷,來到戴姆勒車廠(汽車發明人戴姆勒創建的公司)在奧地利的一個分廠,擔任設計總監,負責設計車型,在其在戴姆勒工作的時間裡,他還設計出了世界上第一台油電混合車。


30歲那年,他作為奧匈帝國最出色的汽車工程師,被授予「波廷獎」。



41歲的時候,保時捷成為戴姆勒汽車公司的董事總經理,但在這期間,他一直沉迷於製造賽車,最終他的設計被應用在奔馳SSK上,使其成為1920年代最出色的跑車。他一直想製造輕量型的跑車,卻始終沒有得到支持。


當時的汽車只是有錢人才用得起,所以保時捷才設計了多款跑車,但是隨著年歲漸長,他的另外一個念頭也越來越強烈:要生產普通人買得起的汽車!


但是,這個提議遭到戴姆勒董事會的否決,而隨著1930年代世界級的大蕭條來臨,豪華的跑車銷量銳減,保時捷作為負責人受到了指責,他選擇了辭職離開。


就在大蕭條之中的1931年3月,在幾位投資者的幫助下,保時捷在Stuttgart,建立了一家專門開發汽車、飛機及輪船發動機設計的公司,,保時捷的兒子Ferry Porsche 、Louise Porsche,後來也加入了該公司。


1933年1月30日,希特勒上台並建立納粹政府,“平民汽車”的概念成為領袖推銷的概念之一,而這也正好契合了保時捷的想法,領袖為此專門召見他商討此事。


在希特勒的積極支持之下,第一批針對平民的量產汽車1938年被生產出來,這種帶有政府入股性質的新車,被命名為“大眾”,表示德國的大眾,都買得起這種車,公司的名字,最終也被確立為“大眾”,這就是今天的大眾公司的源頭。


由於該車的外形,很像一個甲殼蟲,所以美國的《紐約時報》報導時,將其稱為“甲殼蟲”。


就這樣,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,憑藉納粹德國政府的支持,大眾汽車廠飛速發展,不僅生產民用汽車,還為納粹政府研發軍工項目。


保時捷參與設計了大量的先進坦克,包括虎式坦克、大象坦克殲擊車,他還親自觀察戰場,為納粹軍隊提供了諸多複雜的戰爭方案,基於汽車的油電混合系統,他還混合動力系統驅動的高射砲以及V-1飛行炸彈,殺傷力巨大。


因為他的這些行為,納粹政府授予保時捷戰功十字勳章。


然後,我們都知道,納粹後來戰敗了,與納粹站在一起的保時捷,因此被逮捕並坐牢兩年。


就在保時捷坐牢期間,他的發動機設計公司由兒子Ferry Porsche和女兒Louise Piech打理——是的,他女兒嫁給了一個姓Piech的家族,所以婚後隨夫姓。


由於老保時捷及兒子都對汽車性能有著難以言喻的狂熱,所以,出獄之後他就在一對兒女的輔助下,以“甲殼蟲”車為基礎,開始高性能汽車的研發。


1948年,由父子三人一起自行研製的第一輛保時捷跑車面世,而保時捷公司,也自此開始成長為一個有著巨大影響力的豪車品牌。


1950年11月,保時捷在戰後首次回到自己一手建立起來的大眾汽車工廠,見證了由他設計的大眾甲殼蟲汽車,開始實現大規模批量生產,彼時的大眾汽車,真正做到了大眾都能買得起、用得上,成為了西德經濟戰後復興的重要像徵。


也許是大眾公司給了保時捷太大的衝擊,剛去過大眾公司的保時捷不幸中風,此後不見好轉, 1951年1月30日,保時捷離世,享年75歲。


離世之前,他將自己的主要遺產——保時捷公司股權,全部分給了兒子和女兒,兒子佔了60%的股份,女兒這邊佔了40%的股份。


現在,該揭曉謎底了。


Wolfgang Porsche,有一個親爸,叫做Ferry Porsche,正是老保時捷的兒子,Wolfgang,就是從老爸那裡繼承了保時捷公司60%左右的個人股份。


Ferdinand Piech(注意,這個名字來源於老保時捷的名),有一個親媽 Louise Piech,他從老媽那裡繼承了40%左右的保時捷公司的個人股份。


現在的大眾公司,就是老保時捷和希特勒一起建立的那個公司,其2007-2015年的掌舵人Ferdinand Piech;現在的保時捷公司,就是老保時捷最初的發動機設計公司,在戰後變身跑車生產公司。


換句話說,前文故事所講到的爭鬥的兩位主角,是正宗的姑表兄弟,兩個人從小就在一塊兒玩耍,共同享受老保時捷的慈愛。



這下你也該明白,全球那麼多汽車公司,為什麼保時捷就一門心思要收購大眾。


對沖基金公司,當時為什麼覺得敗得很憋屈,並且上訴至德國金融監管當局,就是在懷疑,保時捷家族和Piech家族關於保時捷的股權爭鬥,其實就是這一對表兄弟的合謀,他們老早就想把爺爺創立的大眾和保時捷都歸於家族掌控。


但是,苦於各種法律限制不能如願,於是,就公開演了這麼長的一場苦情戲。


人生如戲,戲如人生。


兄弟鬩牆,不倫之戀、資本戰爭、權力遊戲,一場戲演了十幾年,的確是夠精彩的了,但明顯演員們也都入戲很深,難以自拔。


如果保時捷在接下來IPO成功,變身為公眾持股公司,那麼,這一場關於保時捷公司和大眾股權的家族大戲,應該差不多到了收尾時間。

420 次查看0 則留言

Comentarios


bottom of page